类似于万博网投 > 都市言情 > 面具之下 > 第八十六章 摩天轮夜
    两个小时后的乐园,恢复了安静。

    乐园办公处江一凛的休息室里,他对着那个带着头套的唐老鸭笑。

    “还不摘下来吗?”

    这时门被推开,节目助理讶异地看着里头,问他:“江先生,车已经在门口了。”

    “我不走。”

    “欸?”

    江一凛耸耸肩:“晚些盛威会来接我。你们先走吧。我和我唐老鸭朋友聊一会儿。”

    “欸?”

    然后他走上前,那助理一脸潮红地只好关了门,心里想着“真帅,不过那个玩偶服底下的是谁啊?”

    江一凛落下了锁。

    “现在可以摘下头套了吧?”

    唐秋总算把那重重的头套拿了下来,露出一张被闷得红透的脸,头发也早就乱糟糟了。

    “车都在外头等你了。”唐秋埋怨道,“结果你把我堵在这。”

    ”江一凛上前,伸手替她理了理头发,顺道帮她脱掉玩偶服。

    “哎不用我可以的……”

    他却不管,伸手一把将她抱出来,唐秋一个踉跄,往他怀里一跌,却被他紧紧抱住。

    “刚才,在现场,为什么……不让我说?”

    近在咫尺的眼神,纯净又忠诚。

    她轻轻挣脱:“说和不说,其实并不重要。媒体添油加醋,最后变成什么版本,我们都无法预计。何况……我不希望再增加多一点点阻碍。对了,你为什么选在游乐场?”

    “你猜?”

    “是想告诉大家,娱乐之中,仍有认真。对不对?”

    “还有那句话。我只是很好奇,他真的有这么告诉你吗?”唐秋抬头看他。

    他点点头。

    “什么时候?”

    “约会吗?”他突然岔开话题。

    “现在?”

    “对啊。现在。”他看了眼手表。

    “怎么去?现在虽然闭园了,但是……估计有不少你的粉丝可是会步你的后尘,要是让他们知道你还在……”

    “怕么?”他挑挑眉头。

    “喂,你现在可是风口浪尖上的人。”她笑着瞪他,“干嘛,要拖我,也上那风口浪尖?”

    “傻瓜。”他笑着说,“风口浪尖我来站,你啊,站在我身后便是。”

    “那……”

    他忽然指了一眼她身后的玩偶服。

    “那如果你不介意,我穿这个。”

    几分钟后,当穿上蜘蛛侠玩偶服的江一凛大喇喇站在面前,裤腿还短了一截时,唐秋憋着笑。

    “怎么?”

    “不知道怎么的,想到要跟蜘蛛侠约会,忽然觉得有点小激动。”

    尽管这样的装扮惹来路人无限侧目,但好歹还是比正身出门要便利太多,走到一半,唐秋的手忽然被握住,旁边一米八多的蜘蛛侠大哥低声耳语:“带你去摩天轮那。”

    此时已过九点,大多数的设施都已停了,路上的游客越来越少,人们在出园,甚至有不少女孩拿着他的应援牌,高唱着他的歌,一脸的虔诚喜爱,那爱像是一种纪律,也像是一种信仰。

    而信仰本人此时牵着她的手,从她们身边经过。

    唐秋幸运地在他的身畔,面具下,有难以掩饰的少女情怀。

    那是来迟了的少女情怀。

    算不上目眩神晕,只觉得心里笃定高兴。

    摩天轮此时已经停歇,在夜里像个巨大蛰伏的动物。星空几许,寒冬里,她打了个寒战。

    “你带我来这,就是看一看啊?”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哎。”面具下的她故意叹了口气。

    “怎么的?”他侧头问她,戴着头套,瞧不出他那关切的眼神。

    “没什么。”唐秋笑着揶揄他,“就是觉得偶像剧里演的……不都是男主角把整个乐园包下来……”

    “也不是不可以。”他揉揉她的脑袋,“要不,我现在去跟园长讲,我付点电费,通宵?”

    唐秋忍不住笑着打了他一下。

    他揉揉她的脑袋:“记得吗?小时候,我们去c市的游乐场。”

    记忆一点点席卷起来,那c市的游乐场当时刚竣工,号称全省最长的过山车。那次他们一块去c市看了一场京剧大秀,袁敬意那次难得高兴,给他们买了通票。

    唯独摩天轮要另外加钱,他陪着她在那底下抬头看,他记得很清楚,当时歆儿口是心非地说:“肯定没什么意思。你看,都不晃。一点都不刺激,那么贵的钱,就吊上去一下下。没意思的。”

    嘴硬如她,拽着他就走了,可她却回头回了好几次。

    那次他们回家的路上,袁歆在车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她还跟他说,小尘,你说,在那个地方看星星,星星是不是会特别大颗呀?伸手就能摘下来一样……

    然后她头一歪就睡着了。袁敬意每次都只会在她睡着的时候露出慈父的表情,他用胳膊枕着她,小心翼翼地,动都不动,然后压低声音问他。

    “她刚说啥呢?”

    他老实回答。

    袁敬意当时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他说:“这丫头可真像我。成天想些有的没的。”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用另外一只手弹了一下卞小尘的脑门:“下次,你再带她来吧。我把钱给你俩,你偷偷带她去,我不想惯着她,这丫头,一惯就上天。”

    他眨巴着眼睛,不懂袁敬意为什么总是这样,表面上总是对歆儿好苛刻,可明明,他最爱她。

    却听到他说:“这孩子,难得笑这么开心。”

    这时江一凛看了一眼表,好。差不多。3……2……1!

    忽然之间,整座摩天轮像是苏醒过来,发出全身璀璨的光。

    唐秋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像个英国绅士一样伸手邀请。

    “公主殿下,虽然承包不了整个游乐园,但包个摩天轮,在下还是可以做到的。”

    抱歉,答应你父亲要带你看的摩天轮,迟迟才兑现。

    稚子小儿,曾发过无数个梦,许过无数诺言,我都会一一兑现。

    摩天轮缓缓上升,其实成年人都明白,相比天空的距离,这里看星星,和底下看星星并不会有什么区别。

    可不知怎的,却觉得星星特别近,仿佛置身银河。

    真像个梦。

    夜间的摩天轮,开得缓缓的,抵达顶点的那一刻,他忽然摘下头套,也摘下她的面具。

    面具下的她,在灯光映衬下,眼中闪烁着星光。

    “我突然觉得,我有点恐高。”她笑着说,“我总在想,掉下去会怎样?会粉身碎骨吗?”

    他知道她另有所指,轻轻地扶起她的脸,温柔地道。

    “粉身碎骨,我也陪你。”

    “好。粉身碎骨我也不怕。”她咬咬嘴唇,坚定地笑,“不过最好的是,我们都好好活着。”

    因为只有活着,我们才能看到这样的星空。

    我们,牵着的手,才有真实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