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朵朵感动的都快哭了,心想着老哥还是心疼我,正当她想把曲谱拿到手里的时候。

    扯…

    扯扯……

    扯扯扯,周朵朵连续加力三次,都快把曲谱扯破了,竟然都没扯动,顿时疑惑迷茫的望着聂唯。

    “就这一次,只此一次。”看着周朵朵,聂唯十分认真的说道。

    小姑娘想通过直播的方式为自己吸引出道前期的人气,聂唯是不反对的,要知道练习生中不少人也去拍一些杂志广告,或者接一些网商潮牌的模特,这些练习生的想法其实多半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公司不赞成,也不会阻止,只要不耽误正常的训练,公司就不会去管。

    但是周朵朵找自己邀歌,这就明显有些投机取巧了,或者说是‘开挂’了。

    要知道在华艺公司,聂唯亲手的资源那至少也是一线明星或者公司重点培养的新星才有可能拿到,别说现在还在b班的周朵朵,就算是练习生目前考核前三位的那些已经预定了下一次出道位的练习生都是不可能拿得到的。

    聂唯认同周朵朵的想法,但却不认同她投机取巧的做法,但是作为哥哥,他有义务帮周朵朵,但也止此一次,多了那就不是帮她,而是害她了。

    毕竟有时候人气来的太快太高也会是一个负担,还会蒙住很多人的眼睛,让她们忘了努力才有收获。

    周朵朵被聂唯看的心里发虚,连忙点头保证,聂唯这才松开捏着曲谱的手指。

    “呼……”周朵朵喘了口气,觉得这首歌拿的真不容易,但这样的想法要是让其他艺人知道,一定会大骂她‘不知好歹’,这明明就是太容易了好不好?

    聂唯没有下车送周朵朵,只是把苏晴的小菜递给周朵朵后就提出了告辞。

    看着聂唯的保姆车消失在了地下停车场,一直安静站在原地的周朵朵才终于松了口气,再也难掩内心的激动,又是蹦又是跳又是欢呼。

    “谁在那大喊大叫呢。”

    扭着屁股庆祝的周朵朵动作一顿,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恐,得意忘形了。

    穿着保安服的大叔怒气冲冲的从门卫室小跑来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给他只留下了一个‘这腿真长’的印象。

    周朵朵来到练习室的时候,里面只有两个练习生,见到周朵朵进来,互相打了个招呼,周朵朵没有心思和这些人聊天,自己跑到角落拿出手机,连忙给黄婷还有穆寒发了条短信。

    “速来练习室,有惊喜。”

    “什么惊喜?不好奇。”

    “不会是惊吓吧,周朵朵你要再敢恶作剧,我就哭给你看。”

    “骗人是小狗,你们不来肯定后悔。”周朵朵又编辑了一条短信,然后就坐在角落里等着穆寒和黄婷过来,她倒是一点也不怕好朋友们不来,这点默契周朵朵还是有自信的。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黄婷和穆寒的笑声就从走廊那边传来,练习室里的周朵朵听到了,立刻伸着脖子看向门口,几秒后两个好朋友果然一同出现在了练习室。

    “朵朵,楼下保安宋大叔太逗了,堵在门口,进来一个练习生就问一句认不认识一个腿可长的姑娘,简直像神经病一样。”

    “哈哈哈,朵朵你说是哪个练习室能把宋大叔气成哪个样子?”

    周朵朵听得一头冷汗,心想还能有谁,不就是那时候得意忘形的自己么,想到这,周朵朵知道不能继续这个话题了,连忙岔开。

    “和你们讲,我找到能让我们直播一炮而红的办法了。”周朵朵拉过两个小伙伴,三个人蹲在角落里,周朵朵悄悄说道。

    “什么办法?”穆寒连忙问道。

    靠着直播为自己拉拢人气的办法,这还是穆寒想出来的,不过这年头开一个直播间倒是蛮容易的,但是想靠着直播走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目前繁星直播注册的主播人数已经超过了五十万,而每天黄金时段同时在线的主播也有近万人,当然能够签约的主播并不多,目前能在繁星直播拿到合同的主播,有一个算一个也才将将一千出头。

    从合同发放数上也能看得出,这一行竞争的是多么激烈。

    当然,没有合同也不意味着主播没有收入,合同是给主播的基本保障、福利和宣传等待遇,而主播的主要收入其实更多是来自于观众的打赏。

    那些没有和繁星直播签约的主播,打赏分成是五五开,而签约主播能获得更好的分成条件,一些顶级主播更是能够拿到八二甚至九一的分成。

    这和明星的合约也很类似,所以这些主播也在网络上有个新兴的称呼,叫做网络明星,也有人叫他们网红。

    所以在穆寒在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三个小姑娘就一直想着能在直播上快速走红的办法。

    周朵朵的想法很简单,要走红,光是凭漂亮可不行,他们三个虽然都长的很可爱,但也没谁到倾国倾城的地步,而且卖脸也太掉价了。

    如果凭借才艺的话,她们三个最拿手的自然就是唱歌和跳舞。

    但是网上唱歌跳舞好的主播同样不少,周朵朵就想着怎么能和那些普通的唱歌跳舞主播们区别开,接着她就想到了自己老哥聂唯。

    原创歌曲总不可能撞车的是吧?周朵朵觉得自己这个思路简直太正确了。

    “当然是唱歌啊。”周朵朵回答道。

    “切。”穆寒和黄婷对于周朵朵的回答嗤之以鼻。

    “要我说不如直播我们练习生的日常生活怎么样,我觉得挺多人应该蛮好奇练习生日常的。”

    “算了吧,你又不是大明星,有几个粉丝好奇,我说要不要我们去主楼那边偷偷拍明星,应该会有很多人看的吧。”

    “你们两个够了。”周朵朵听得头疼,这两人想什么呢,他们是要让自己火,又不是单纯为了直播间人气。

    看到两个伙伴这么不靠谱,周朵朵也不废话了,直接把聂唯给了歌拍在地板上。

    “看吧,这就是我们直播能不能快速走红的关键。”

    “曲谱?”

    “原创?”

    周朵朵看着两个惊讶的伙伴,心里此时此刻满意极了,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你以为呢。”周朵朵抬起下巴,特骄傲的回答道。

    “不会是你写的吧?”

    “不可能,周朵朵要是能作曲,我敢吃xxxxx。”

    周朵朵被说的脸颊发烫,这两个损友,怎么就这么瞧不起自己呢,不过不得不说相处久了果然是有默契的,至少黄婷和穆寒第一时间就猜出来这首歌不可能来自于周朵朵。

    “确实不是我写的,谁写的你们也别问了,反正拿来唱就是了。”周朵朵有些心虚的说道,不准备在这个话题多聊,她怕说多错多,万一暴露了聂唯是自己哥哥可怎么办。

    黄婷和穆寒互相看了眼,通过眼神就默契的认同周朵朵肯定有所隐瞒。

    “朵朵,你别不是从公司那边偷的歌吧?你真要是偷的,还是尽快还回去吧,咱们就算直播,慢慢累积人气也是可以的。”

    “就是啊朵朵。”

    “不是偷的,不是偷的,这是……这是我哥专门写给我的,反正你们就唱吧,保证不会出问题,我用我的信誉保证。”周朵朵举手发誓,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见周朵朵都这么说了,黄婷和穆寒也没再说什么。

    “朵朵,这歌貌似真的很不错诶,不过具体什么风格,还有要怎么做配音,能不能把你哥哥请过来啊,不然我们三个没办弄啊。”穆寒又拿起曲谱,看着上面的音符跟着勉勉强强的哼了一遍。

    这首歌她唱着感觉挺不错,但是以她的音乐素养,是没有办法体会到这首歌完整着该怎么唱的,而一旁的黄婷也差不多,周朵朵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穆寒就提议想让写这首歌的人来帮帮忙。

    同时穆寒也是真的很想见见周朵朵这位神秘又有才华又温暖的哥哥到底是什么样子,黄婷的想法也差不多,所以穆寒的提议她是立刻点头赞同。

    “不行啦,我哥现在在国外出差呢,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拿着曲谱找音乐老师就好了,老师帮我们也一样,反而我哥告诉我这首歌就是走可爱风就好。”

    “真的不能让你哥帮忙么?在国外的话,我们也可以视频连线啊。”穆寒还不死心。

    周朵朵一听想都不想就摇摇头,拒绝道“我哥很忙的,我不想太打扰他,再说了他都给我们写歌了,我们也不能总靠着他吧,我们自己也要努力啊。”

    “话是这么说…好吧,回头我们找老师再问一问。”黄婷还想争取一下,不过看周朵朵抗拒的样子,最终还是妥协,没再提找周朵朵哥哥帮忙的事儿。

    三个人随后开始开开心心的讨论该买什么直播设备,该怎么布置直播间的事儿了。

    一直聊到晚上八点多,三人才意犹未尽的暂时结束话题,准备会宿舍休息,毕竟第二天还有月考要参与。

    周朵朵和穆寒都很希望通过这一次的月考冲入a班。

    三人回去的路上,穆寒和黄婷故意找了个借口,躲开了周朵朵。

    两人在小卖部里一边装着买饮料和零食的样子,一边看着窗外路旁无聊正在踢着小石头的周朵朵,穆寒说道“周朵朵好像在故意隐瞒她哥的事儿。”

    “这还用你说,可是我就不明白了,周朵朵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她哥的事儿,不会是她哥太丑不敢见人吧?”黄婷猜测道。

    “想什么呢,周朵朵长的这么可爱,他哥能丑到哪去。”

    “说的也是,可到底是为什么呢,我就想不明白了,有什么好藏的,我们又不会吃了他哥。”黄婷吐槽了一句,却让穆寒眼睛一亮。

    “诶……你说的对啊,周朵朵是不是怕我们‘吃’了她哥?”

    “你什么意思?该不是……”

    “她该不是个兄控吧?”

    “像。”

    “越看越像。”

    周朵朵等了五分钟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穆寒和黄婷才提着一个大袋子从小卖部走了出来。

    “快点走啦,天这么冷。”周朵朵紧了紧大衣,今年的京都因为几场大雨,气温飞速下降,而且昼夜温差能相差十多度,白天还能二十三四度,晚上就有可能连十度都到不了。

    说完周朵朵就在飞速朝着宿舍前进,今天她穿的裙子,哪怕里面有加绒的保暖丝袜,可还是冻得她腿发麻。

    周朵朵没有注意的是,落在她身后的两位小伙伴看她的目光充满了诡异。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三个人早早起床前往练习室,复习早就准备好的团舞和歌曲,周朵朵也把曲谱带上,准备等老师上班后就拿去给老师看一下。

    不过在找哪个老师这块,三个人又犯难了。

    “赵老师怎么样?”

    “不不不不,赵老师平时那么严肃,要说你去说,我反正不敢去。”

    “那李老师呢,她脾气好。”

    “她是教跳舞的啊,懂得还不一定比我们多呢,还是要找音乐老师帮忙,最好是那种有创作经验的。”

    “黄老师怎么样,就新来的那个。”黄婷突然想到一个人,立刻提议道。

    这位黄老师是公司一位三线艺人,刚刚转到的幕后,曾经也是一位歌手,上一次黄婷见到这位黄老师在录音室里帮公司的某位唱片制作人的忙,觉得他还懂得挺多的。

    再加上这位黄老师才刚刚三十岁,年纪不算大,黄婷觉得交流起来应该更容易些。

    “那就先试试吧,婷婷,你熟悉那人,你拿着曲谱去说吧。”周朵朵把曲谱递给黄婷,准备让有过几面之缘的黄婷去说。

    黄婷也没拒绝,这事儿办成了好处是她们三个共享的,何可周朵朵都已经贡献出最重要的原创曲了,她去找个人帮忙,也算是出分力,毕竟不能什么什么事情都让周朵朵去出头,她也是这个小团队的一份子。

    趁着考试还没开始的功夫,黄婷拿着周朵朵的曲谱,找向了黄老师的办公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