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万博网投 > 其他小说 > 凶案侦缉 > 第三十五章 假的
    回到家里面,两个人都觉得异常的疲惫,这种疲惫除了一天下来的工作辛苦之外,还有一种来自于内心里面的焦灼,这种焦灼就好像是他们的身上挂上了一个隐形的沉重枷锁,让两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格外的折磨和消耗人。

    进门以后,唐弘业很显然是没有心情再闲聊什么,连话都不想再多说一句似的,杜鹃的心情也没有比他好上多少,所以两个人就都各自洗漱回房。

    杜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虽然跟唐弘业认识了许多年,但是大学毕业一直到自己调过来中间的这一段时间却是一个空白期,她只是能够通过唐妈妈和唐爸爸偶尔随口提到的内容,了解一下唐弘业大概的近况,太具体的就真的是一无所知了,毕竟唐弘业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也不太可能有事没事就把工作上面大大小小的一切都事无巨细向自己的父母做出汇报。

    所以现在她除了觉得揪心和惶恐之外,还有一种无能为力的烦躁。

    第一次那一块从天而降的砖头,砸伤了唐弘业的脚,这还多亏了旁边路人的好心提醒,才让唐弘业侥幸只是受了一点点轻微的皮外伤,没有更严重的问题。

    当时虽然很气愤,但是杜鹃并没有真的上纲上线的去把这件事当成是多么严重的问题,那时候她对这个小小意外的推测,不过也就是觉得这是什么人不顾后果的恶作剧,顶多算是有点反h社会的可能性,并没有真的过多联想到与唐弘业的私人恩怨上面,再加上当时正有事忙着,就忽略过去了。

    等到第二次,车子的刹车被人做了手脚,虽然这件事的确被联想到了打击报复上面,但是考虑到当时他们正在处理的案子,别说是他们两个人,就连队里面的其他人,包括大队长杨成在内,也都是怀疑与那个案子相关的人为了阻挠调查,所以偷偷摸摸做的手脚。

    然而时候这个推测也被证明是不成立的,那个案子涉及到的一群人里面,并没有人用这样的手段去针对过唐弘业和杜鹃。

    当时大伙儿询问过唐弘业,有没有什么因为工作的缘故得罪的人,唐弘业冥思苦想也没有想到可以人选,其他人也觉得,以唐弘业的年纪和他平时处理的案件的严重性,那些被他亲手送上法庭接受审判的罪犯,恐怕还没有谁能够出狱呢,逃狱什么的那就更加不可能,好久都没有过那种事情发生了。

    所以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事情,阴差阳错的被卢潇平帮忙“挡了枪”,对唐弘业虽然说没有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包括一不小心充当了“替死鬼”的卢潇平本人也是一样,多亏他之前没有吃什么东西,空着肚子喝了带药物成分的果汁,导致药效出现得很快,所以在饭店里面出了状况,在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和处理之后,也没有什么大碍。想一想也真的是让人有些后怕,假如卢潇平的习惯和唐弘业差不多,也是先吃好了东西才会喝水,搞不好感到头晕并且失去意识的时候,就要往后推迟,搞不好会是在他开车回家的路上,那就后果不堪设想了。

    这么一想,杜鹃就更加的辗转反侧,恨不得能够马上掌握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然后把那个藏在暗中一直试图对唐弘业不利的罪魁祸首给绳之以法。

    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可以说是毫无头绪,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杜鹃感到一种从心底不停涌上来的烦躁,她头一次觉得“热锅上的蚂蚁”这个形容是那么的形象生动,这正是她当下的体会。

    不知道翻来覆去到了几点,感觉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有一些发白了,杜鹃的大脑终于因为疲惫而停止了胡思乱想,她也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沉睡当中,然后感觉就好像自己只是稍微的那么闭了一下眼睛,手机上面的闹铃就响起了来,杜鹃一骨碌爬起来,赶忙换一身衣服,出了房间,想要抓紧时间洗漱,然后联系那个餐馆的老板,趁着对方还没有开门营业之前把店里面的监控录像给搞到手。

    她换好了衣服冲出卧室,本以为唐弘业这个时候应该也已经起来了,结果客厅里面安安静静,唐弘业房间的门也是紧紧关着的。

    这看起来可有点不太对劲儿,唐弘业从来都不是一个贪睡起不来床的人。

    杜鹃因为担心,所以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起来,担心会不会是前一天晚上的饭菜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唐弘业当时没有表现出来,会不会回来之后半夜里不舒服了?理智上其实杜鹃也觉得这个想法不太靠谱,但是关心则乱,她对这种明知道不太可能的假设仍然紧张的不得了,连忙过去敲了敲唐弘业的房门。

    “唐弘业,该起床了。”她贴着门板,用不会吓到熟睡的人,但是又足够让人听到的声音说,“咱们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醒一醒吧!”

    说完之后,她静静的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房间里有任何的声响,这让她心里面更加不踏实了一些,又敲了几下门:“你听到了么?听到了应一声!”

    说完之后再听一听,门里面还是安安静静,一点声响都没有。

    杜鹃心里面有些不踏实起来,她又敲了几下门,并表示自己要进去了,希望如果唐弘业在里面,只是没有睡醒的话,能够有个准备。

    再等待了几秒钟,里面仍然一点声响都没有,杜鹃终于有点急了,猛地打开门,匆匆朝唐弘业的床方向瞥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

    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床上的被子叠放得整整齐齐,很显然唐弘业早就已经起床离开了,并且离开的并不是很仓促。

    这至少说明唐弘业没有什么身体上面的不适,杜鹃总算可以先松一口气了。

    可是他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杜鹃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唐弘业没给自己发信息或者打电话,难道是出去买早点了么?杜鹃的脑子里刚刚冒出这样的猜测,自己就先摇了摇头,这实在是不太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自己都觉得胃口索然,唐弘业又怎么会一大早起来,没事儿人一样的去买东西吃呢。

    她重新关好唐弘业的房门,在客厅里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在门边的鞋柜上面,有一张便利贴,杜鹃赶忙过去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便利贴上的内容倒是没有特别出人意料的东西,条是唐弘业留下的,他告诉杜鹃,自己有些事情需要先都局里面去一趟,张姝颖的事情交给他,昨天那家餐馆的监控记录那边,就拜托杜鹃去跟餐馆老板交涉商量了。

    杜鹃皱了皱眉头,最后也只能默默的叹一口气,她猜测唐弘业可能是心情实在是不怎么好,所以不愿意再去面对前一天卢潇平出事的那个场景,那会让他的心里面感到愤怒,容易引起过于激动的情绪。这些杜鹃能够理解,她也不介意自己过去那边调监控,只不过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同样放心不下唐弘业。

    或许是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吧。杜鹃默默的猜测着,叹了一口气,也没有什么吃饭的心情,看看时间差不多,就给餐馆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对方一听说是杜鹃,便很爽快的同意了跟她见面的事情,让她直接过去店里面。

    这样的安排正合杜鹃的心意,赶忙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

    等她辗转来到了那家餐馆门口的时候,餐馆已经开门了,不过时间尚早,没有对外营业,服务员还认得杜鹃,估计也知道她是来找自己老板的,所以可以说是客客气气的把杜鹃给迎了进去,另一边也有人急忙去通知老板杜鹃来了的事。

    很快老板就从里面出来了,一脸的急切:“怎么样啊?妹子?昨天你们拿了我这边的菜饭到医院里头去化验,化验出什么问题了么?”

    餐馆老板的眼皮下面也是挂着两轮大大的黑眼圈,很显然前一天晚上也是没有睡个安稳觉的,这也不奇怪,毕竟在自己店里面出了这么吓人的一档子事儿,谁知道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谁知道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呢?

    杜鹃对他点点头:“昨天已经拿去化验了,也有了化验结果,问题确实是出在你们这里的饮料上头,但是跟你们店里头没有关系。”

    餐馆老板先是被杜鹃的话吓了一大跳,等听完了后半句,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没有那么紧张了,却仍旧是眉头紧锁,看起来有些隐隐的气愤。

    “这到底是谁啊?看我这生意好,存心给我添堵,想要坏我名声的吧?!”他开口气鼓鼓地说,就是考虑这件事的出发点与杜鹃和唐弘业还是有着很大差异的,“先是一伙人在我店里头打架,然后又弄出来好像食物中毒一样的这么一档子事儿,这要是没人给我证明个清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店这边治安不好,或者是我们后厨卫生有问题,吃个饭都能给人撂倒了似的!这也太阴损了!”

    果然是每个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待同一件事情,得出来的结论却可以有如此惊人的差异!如果是放在平常,杜鹃一定会对这一点深有感悟,只是眼下她并没有什么心思去考虑这些,她想要的就只有监控记录而已。

    “这里是昨天饭菜送去化验,可以证明结果正常的单据,你收好,如果有人把这件事说成是你们店里的饭菜有问题,你也可以拿着做一下证明。”杜鹃把刚才顺路过来的时候复印好的那个化验结果递给店老板,“我今天过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昨天我注意到你们店里头有好几个监控摄像头,我想把昨天晚上从我们来之前,一直到我朋友出事这一段时间里面的监控录像拷贝一份。”

    “这个么……”老板听了杜鹃的要求之后,面露难色,搓着手不说话。

    “怎么了?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么?”杜鹃皱了皱眉头。

    “是有一点,我真的不是不想帮你这个忙,我要是能给你拷贝什么监控录像,那我巴不得赶紧给你存下来呢,你们把赶着坏事儿的人抓到了,这不也是帮了我好大一个忙么!你都不知道,昨天你们走了之后,剩下那几桌也没怎么吃就闹起来了,都害怕自己一会儿也两眼一翻就过去,没办法,我都给打了半价,还说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负担医药费,这才算解决了。所以我真的是没有一点儿不配合你工作的立场,实在是……我确实没有办法给你存监控录像啊!”餐馆老板看起来是真的很着急,急的都有点抓耳挠腮了,满脸通红。

    “不会是监控器坏了吧?那么巧?这几个都坏了?”杜鹃皱了皱眉头,指了指餐馆天花板角落里的几个镜头,“一个还在工作中的都没有?”

    “没坏,都是好的,但是监控记录没有,”老板一脸纠结,然后把声音压低,凑到杜鹃近前,小声说,“这几个……都是假的……装样子的……”

    “什么?”杜鹃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你没事儿装那么多假的监控干什么啊?放着真的不装,装好几个假的干什么?”

    “哎呀,我这也就是犯懒了……”餐馆老板抓着自己的后脑勺,“我刚开店那会儿,生意也没有特别好,自己也不知道还能经营多久,就不想往里头投资太多,正好赶上有几个小混混来我店里头胡搅蛮缠,我后来一想,就跟田里头吓唬鸟的稻草人一样,我弄几个假的监控也吓唬吓唬那些没安好心眼儿的人就得了!要是以后生意好了,我再好好的投资……结果……后来慢慢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我天天忙的不行,就把这茬儿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