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两名客卿长老点头答应了自己的提议之后,楼长老再次双眼紧闭将元神融入到金蝎的体内。

    金蝎从楼长老的手中缓缓飞起,远远的与林宪相对而立眼中和背后圆点上的绿芒越来越亮,尾钩针尖上的颜色也越来越红,气息也越来越强,甚至连体型也变得越来越大

    “嘶嘶嘶嘶”金蝎的嘴里不停的发出嘶鸣声,声音沙哑至极仿佛正在忍受着强烈的痛苦

    林宪陡然打起了精神,将一部分的注意力放到两名客卿长老身上,毕竟他们也是真正的飞升大修士,于是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大了好多

    金蝎身上的“七星”一颗接着一颗点亮,终于最后的一颗瞳孔状圆点也散发出耀眼的绿光随即,“轰”金蝎身上的金光猛然爆发了出来,耀眼的光芒金灿灿一片仿佛天空出现了第二个太阳,让林宪和两名客卿长老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闭上了双眼。

    光芒敛去,林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里到底是神州大陆还是埃及啊怎么连蝎子王都特么出来了”

    面前的金蝎变得硕大无比,连头带尾长达一丈左右,背上那五颗瞳孔形状的圆点似乎变成真正的眼睛,林宪甚至能够感觉到七道目光全部凝视在自己身上

    “这这可是渡过雷劫的金蝎才有的特征啊这家伙如此不顾后果将自己本命蛊的血脉完全激发出来,事后就算不死也肯定废了,跌落境界恐怕都是轻的”

    林宪瞬间就搞明白了眼前的状况,整个心不由得一沉他还是小看了楼长老睚眦必报的性格,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孤注一掷怪不得他刚才说“这是自己最后的手段了,用出来之后不死也要重伤”

    当然,通过燃烧元神激发血脉,金蝎也不可能真正具有真仙级别的实力但就是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来,林宪也承受不起啊毕竟他现在还身负重伤呢更别说旁边还有两个大修士不怀好意,虎视眈眈的等着捡漏

    知道自己维持这个状态不可能太久,金蝎身形一闪出现在林宪面前,一只变得巨大的蝎螯向林宪左肩砸来而另外一只蝎螯也猛然大张,仿佛一只巨大的液压钳向他的腰部夹下

    而金蝎最强大的武器,那条高高扬起的剧毒尾钩,也紧随其后化作一颗猩红色的流星,向林宪的面门刺去

    林宪刚才就试过了,发现金蝎进化到最终形态之后,真的能够封锁空间。自己的瞬移技能又特么失效了,当真是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鼓动起全身的气血,让体内无穷的巨力涌入双臂之中,同时调动了丹田内的灵气向双臂灌注,林宪也准备拼命了

    只见林宪的左臂肌肉高高贲起,紧握的拳头也猛然涨大了一圈,带着精纯至极的火焰灵气,一拳向金蝎当头拍下的巨螯砸了过去

    这一拳就仿佛天界众神的巨锤,面前就是一座山岳也要被砸的粉碎

    “嗡”林宪一拳砸出,面前的空气仿佛瞬间被压迫成了真空,还没有接触到金蝎的巨螯,一圈圈的空气涟漪就向四周扩散开来

    “轰”紧随空气涟漪之后的是更猛烈的冲击波,就在林宪拳头砸中巨螯的瞬间猛然爆发了

    山摇地动风云变色,甚至两名客卿长老正在逼近的身影都被迫退后了数十米

    好一个刚猛无双的太极搬栏锤

    至于金蝎拦腰夹来的另外一只巨螯,却被林宪右手的长剑拦住了只见长剑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看似轻松至极无声无息的在巨螯上一粘一带,就将金蝎的巨螯带到了一边

    好一个至阴至柔防御无双太极剑

    随后长剑还顺势化柔为刚,猛然加速劈在了面前的剧毒尾钩之上,“当”一声巨响随即响彻云霄

    一人一蝎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尤其是林宪砸下的那一“锤”激起的冲击波不但让两名客卿长老退避三舍,甚至连南疆之地随处可见的五彩瘴气都一扫而空,方圆几里之内顿时为之一清

    林宪和金蝎的身影在这次硬碰之后也猛然分开,后退了数十米才稳住了身形。

    “噗”林宪猛然一口鲜血喷出,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他体内的伤势终于爆发了出来

    而对面的金蝎却气势汹汹,气息丝毫不见衰落七颗绿色的瞳孔重新凝视在林宪的身上,周身的金芒也越来越盛,分明准备马上就要发动第二次猛攻

    只不过在没人注意的地面角落里,楼长老眼、耳、口、鼻七窍之中,正缓缓的向外流出鲜血。分明是元神大损已经伤到根基了

    看到林宪口吐鲜血,两名客卿长老同时面露喜色,不约而同向身边的同伴对视了一眼,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戒备之色

    是啊,峨眉剑派拿出来的天级飞剑只有一柄,最后还不知道属于谁的呢

    想到这里两人不再犹豫,御剑如虹向着林宪飞射而去杀死他可是能换一柄天级飞剑,难道还不值拼上一把吗尤其是林宪旧伤复发,气息已经低落下去。甚至连高达两米的威猛体型,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

    林宪见状暗暗苦笑,自己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连两个无胆鼠辈都敢上来讨便宜了不过就算自己山穷水尽,也不是你们能够招惹的

    林宪握紧手中的长剑,准备给两人一个大大的“惊喜”突然,他脸上的表情猛然一怔,扭头望向不远处一座小山丘,甚至连飞射而来的两道剑光都顾不上了

    只见一道明亮至极的青色光丝陡然拦在两名客卿长老剑光之前,轻飘飘的斩了上去

    “嗡嗡”那道光丝虚不受力,看起来丝毫没有什么力道。但两名客卿长老的剑光被它斩中之后,却瞬间一坠差点儿跌落在地

    随后只见岳冰的身影从小山丘后面施施然走了出来,对着林宪说道:“我帮你拦住这两个人,咱们两清了啊”

    “剑剑气化丝”两名客卿长老眼睛瞪的就像铜铃一样,不能置信的颤声惊呼道。

    两人突然觉得鼻孔一热,用手背轻轻抹了一把,看到手上的斑斑血迹不禁相顾骇然刚才与剑丝轻轻一个接触,两人元神竟然都受了一点儿微伤现在他们总算知道周长老为什么会元神大损了

    林宪无语的望着岳冰,自己元神受损严重,竟然没有发现他一直藏在那座小山丘的后面。直到岳冰出手拦截两名客卿长老之前,才发现了一丝端倪。

    “你啥时候到的不知道早点儿出来帮帮忙啊别忘了,我还救过你的命呢”林宪倒是扯张虎皮就能当大旗,毫不客气的抱怨道。

    嗯论起脸皮厚度,他还真是不输于任何人

    “我快到飞鹰崖的时候,突然看到这几个人跟着一条大蜈蚣向你追去。本来想当做没看见直接返回地球,可后来一想我好歹也吃了你一颗疗伤的丹药。欠债不还可不是我的作风,于是就跟着他们来了”岳冰说话还是气死人不偿命的风格,让林宪气的牙都疼了。

    “至于说一开始我为什么不帮你,那是因为区区一颗疗伤的丹药,还不值得我跟那头大蝎子拼命啊,帮你拦住这两个家伙就正好差不多这才算是公平合理,我们也就互不相欠了”

    听到他这句话不但是林宪,就连那两名客卿长老也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儿去

    好嘛合计我们两个大活人,就值一颗疗伤的丹药啊

    但让他们两个上前跟岳冰拼命,他们两人却又不肯那可是“剑气化丝”啊除非下狠心燃烧元神御剑,否则是根本不可能战胜岳冰的

    至于说让两人燃烧元神拼命

    呵呵你想多了一柄天级飞剑还不值得拿今后的道途冒险

    所以两名客卿长老对视了一眼,转身飞到远处继续当围观群众,将岳冰的侮辱就这么忍了下来准备等楼长老和林宪分出胜负之后,再做打算。

    此时那头硕大无比的金蝎气势已经积累到了顶点,浑身散发着耀眼的金光向林宪冲了过来,仿佛一颗巨大无比的金色陨石向他冲撞而去

    按理说楼长老看到岳冰现身,拦截下两名客卿长老之后。就应该放弃继续与林宪拼命转身就走,保留最后的一丝元气

    因为很明显他们三人已经没有多少胜算,就算他们加起来的实力不弱于林宪和岳冰联手,可两名客卿长老首鼠两端,根本不可能全力拼命的

    但是似乎楼长老的神智已经有点儿不清醒了,仿佛只剩下金蝎的本能而已,嗜血残暴却没有理智,当真是宁死也要拉上林宪垫背

    有岳冰挡住了两名客卿长老,林宪终于敢放手一搏了

    丹田内的灵气仿佛江河入海一般向长剑内灌注,仅存不多的元神之力也全部注入了长剑之中,加上无穷的肉体力量,化作一道雷霆万钧的流光向着金色流星猛然劈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