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自己是冥王,秦天泽轻易也不敢造次,可是谁能保证这他不会脑子一热呢,自己的清白可不是开玩笑的,堂堂冥王要是被强,这传出去那还有脸。

    冥王跟秦天泽商谈了初步的计划,对于杀张小道她是迫不及待,生怕拖的越久越不好杀他,有秦家可以利用,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秦天泽也是急于杀张小道,冥王既然有意合作,那他也没有必要拒绝。

    冥王跟秦天泽达成了共识,合作杀张小道,毕竟张小道活着一天,对他们都有威胁。

    如今年过完了,张小道打算继续投入到道语灵异事务所的工作中,目前这才是他平时的主业,其他的都只是副业。

    张小道向花千语道:“咱们出去干活吧,年也过完了,该好好干活了。”

    花千语道:“你不怕秦家的人杀你了?”

    张小道道:“怕有什么用?难道怕就可以避免么?该干活还得干,总不能整天窝在张宅吧。”

    花千语道:“成吧,反正没事做也挺无聊,我看看最近有没有活。”

    张小道跟花千语先是去道语灵异事务所转了一圈,然后开车出去了,去了山里面。

    花千骨道:“邢诗蕊说他们乡上有个地方修路,挖到了一口棺材,施工人员当晚回去睡觉就再也没有起来。”

    张小道道:“难道又是类似工地上的那种情况?不过这次的估计是棺材里面的东西,不可能每次都遇到给父母报仇的情况。”

    花千语道:“不清楚,去看看再说。”

    邢诗蕊早早的便在公路口等着了,看到花千语开车过来了,上车跟他们去了施工现场。

    施工现场在一座山梁上,山梁两边下面都是彼此不同的村子,如今人们大都有车了,修了大路人行走以及开车也就方便了很多,要不然要绕路很远的,山路本身就不好开车,拐弯太多,修通了这条路有利于两边村子的农家乐发展,如今国家鼓励山村搞农家乐,提供低息贷款,搞农家路自然路得修好了。

    张小道看到山梁左侧挖掘机挖开的山,山上的石崖上悬挂着一口红棺,看样子像是一口血棺,在石崖半中腰,之前是用土掩埋的,如今修路挖掘机挖大了山梁上窄小的小路,以前只有人走的小路,而且还是土路,如今修路,要按照标准扩大,山梁上准备挖大给修建歇脚的地方,可以给人提供爬山歇息的场所,以及平时行人步行过往歇息。

    张小道道:“找负责修路的人了解一下情况。”

    张小道找到了村长,跟他了解情况。

    村长道:“年后开工没几天就出事了,如今其他的工人也不干了,包工头如今也在犯愁,这条路计划今年天热之前就要完工,到时候来山里面避暑的城里人也能没事爬山,可以带动村子的农家乐生意,城里人来了也可以爬山下河玩了,谁知道现在出了这事,如今没人敢来修这条路了。”

    张小道道:“有包工头的联系方式没?我想跟他了解一下这事。”

    村长把包工头的手机号给了张小道,张小道给包工头打去电话。

    最近正为这事烦着呢,看到陌生来电,包工头接通后不耐烦的道:“谁啊?”

    张小道道:“可以帮你解决烦恼的人,如果你有时间,来一下山梁上。”

    包工头是其他县里的人,接到张小道的电话急忙开着车赶到了施工现场。

    看到包工头来了,张小道道:“你能说说当时的情况么?”

    包工头道:“年前把山这边的路都已经修好了,现在修到了山梁上,因为要给山梁上修建供人歇息的亭子,孤儿要扩大,挖掘机挖山的时候挖出了那口棺材,当时就没敢继续动,打算改成从另一边挖,原先计划的是两边挖,刚好协调,挖出棺材的当天晚上,当天在山梁上施工的工人回到家晚上睡觉以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后来警察也去了,法医也检查了,说是像是猝死的,可是就算是猝死也不可能都猝死。现在这个活也很麻烦,没人敢来了,这是他们县政府找我的,这活搞不好,我都没法跟人家开口要钱,这些天我一直在发愁,这路修了一半遇上这事。”

    张小道道:“这事或许我们可以解决。”..

    包工头道:“你们要是可以解决的话,我把这个活的利润都给你们,现在我只想干完活拿到钱把工人们的工资结了,要不然这活是我承包的,虽说他们自己跑了,可是人家干活的钱咱不能不给,遇到这事跑了也属正常,就是正常情况下不愿意干了,也不能少人一分钱。”

    张小道道:“我想看看尸体。”

    如今出了事情,他们的尸体都送到了太平间,要不然放在家里也不好放,虽说天凉,可是时间久了也不行。

    包工头带着张小道跟花千语去了太平间。

    张小道看了那几具尸体,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

    出了太平间,张小道道:“他们就跟睡着了一样,看不出真正的死亡原因。”

    花千语道:“他们的死因肯定跟棺材里面的东西有关。”

    张小道道:“这我知道,目前想要解决这事看来只有开棺了。”

    回到山梁上,看着石崖上的血棺,张小道在想用什么办法把棺材放下来,棺材被铁链捆着,看样子很牢固。

    张小道道:“如今要是有个吊车,把棺材放下来就容易多了。”

    花千语道:“现在谁还敢来,都怕自己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有个吊车把棺材吊下来,的确是方便简单。

    如今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上面吊根绳子下来,拴住棺材,慢慢的贴着石崖放下来。

    张小道带着身子上到了石崖顶上,把绳子的一头绑在了了两颗粗壮的松树上,将绳子放了下去,刚好到山梁上,张小道拽着绳子贴着石崖到了棺材跟前,上到了棺材盖子上,向下面的花千语道:“你也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