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万博网投 > 都市言情 > 猎户出山 > 第368章 捅破这个秘密
    南北酒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了三家分店。

    直到唐飞带着人接手了三家酒吧,酒吧里的工作人员才反应过来老板已经换了。

    酒吧里的工作人员人心惶惶,因为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即将失业。

    酒吧里的保安先是震惊,然后是愤怒,直港大道所有酒吧的安保都是付亮负责,早已是铁板一块,这些保安在这里作威作福好几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人来把他们赶走,还是毫无征兆的把他们赶走。

    唐飞只给了这些愤怒的保安一个蔑视的眼神,面对惊慌失措的工作人员只一句话,‘所有酒吧工作人员继续留下工作’。

    对于付亮手下的保安,只说了一个字。

    ‘滚’。

    这个滚字,彻底激怒了三家酒吧的保安,在他们眼里,只有常爷、亮哥有资格叫他们滚,你唐飞算什么东西。

    一场大战就此拉开帷幕,沉寂了很多年的直港大道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战。从一开始的十几个人发展到几十个人,从开始的三家酒吧爆发到整条直港大道。从街头一直打到街尾。

    唐飞这边,周同训练出来的三十多个精锐保安在他的带领下全部出战。

    由于三家酒吧有两家和一家分别是鲍邱杰和吕方手下的保安负责安保,这两人手下的七八十个保安听到动静也逐步全部出战。

    不同的是唐飞这边有组织有计划,对方是临时反击,其他保安也是听到消息后自发的聚集起来。

    尽管对方多了一倍的人,在有组织有准备,又经过周同训练的保安面前,也只是打了个旗鼓相当。

    陆山民平静的坐在办公室。

    秦风和山猫一人站着,一人坐在沙发上。

    秦风着急的在办公室踱步。

    “山民哥,让我也去吧”。

    外面的喊杀声清晰的传入耳朵,不过陆山民只是淡淡的说道:“再等等”。

    秦风看向山猫。

    山猫只是低着头,对外面打喊杀声充耳不闻,显得一点儿也不担心。

    秦风急得直跺脚,虽然他没有山猫聪明,但长期在陆山民身边,还是能看到不少事情。“你们怎么一点也不着急,现在对方出手的只是鲍邱杰和吕方的人,要是待会儿付亮亲自出手,兄弟们就扛不住了,一旦被气势上被压下去,以后不但兄弟们抬不起头,其他酒吧的老板会更看轻我们,合作就更难了”。

    山猫笑了笑,“放心吧,这一仗就是立威,等这一仗打完,从此,直港大道的这些酒吧老板才会真正高看我们”。

    秦风很是不解,“你怎么肯定我们能赢”。

    陆山民笑着说道:“放心吧,只要你不出现,付亮是不会出现的”。

    盛世酒吧,付亮办公室。

    鲍邱杰和吕方焦急的盯着付亮。

    “亮哥,动手吧,这一次要是输了,从此以后直港大道酒吧的安保业务恐怕要变天了”。

    付亮很想动手,这次一旦让陆山民占了上风,那些见风使舵的酒吧老板就会动摇,他的威信将受到极大的挑战。

    但是他不能动手,常爷到底在直港大道布局着什么秘密的事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一点,常爷从来不喜欢在明面上生事,因为要是牵扯到那些事情上,大家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常爷不止一次交代过,要动手也只能在暗中进行,而不是这样光天化日之下。

    他很着急也很愤怒。

    面对两人的质问,更是怒发冲冠。

    吕方着急得指着付亮的鼻子,“再不派人警察就来了,到时候丢了常爷的脸你也承担不起”。

    他当然不是怕警察抓,这样的打架斗殴,顶多抓到派出所关个几天就出来了,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关键是他们的人要是被打残了,酒吧安保业务也被抢了三家,威信全无。这一战必须胜,而且要在警察来之前打胜,丢了三家酒吧的安保业务,气势低落,要是再打输了,他们倆也不用在直港大道呆了。

    付亮愤怒的猛然一拍桌子,“你们还是上过大学的人,他娘的是怎么管手下的”。

    付亮的发火让两人愣了一下,动手并不是他们俩下的命令,那完全是手下的保安出于义愤的自发行为,等收到消息的时候,早已打成了一团乱麻。打都打起来了,总不可能去让手下都停下来不动手让对方打吧。

    鲍邱杰只是愣了一下,虽然涵养不错,但此刻也是大为火光,你付亮作为一把手,现在出了事情不出面解决,反而对自己人发火,算什么事儿。

    两人气得不行,想到李风和陆山民有仇,转身对李风说道:“李风,这是你报仇的好机会,赶紧派你手下的人出手”。

    李风只是淡淡一笑,“我又不傻,这种群架也就图个热闹,光天化日之下还能把陆山民弄死不成,更何况,亮哥没下命令我怎么能擅自行动,这点规矩我还是懂的”。

    两人有气又急,吕方破口大骂:“你李风什么时候讲过规矩,偏偏在这个时候讲规矩,你这是落井下石”。

    鲍邱杰也是咬牙切齿,现在参战的人都是两人手下的保安,打死打残打伤都不关他们的事。看了看老神在在的肖兵,气得不打一处来。

    “你们狠,等常爷回来,自会主持公道,看你们到时候怎么说”。

    唐飞拿着钢管亲自上场,他喜欢这样的场面,尽管背部已经挨了好几棍子,头部流下了鲜血,但他反而越打越兴奋。鲜血流淌在他兴奋的脸上,格外狰狞。

    唐飞龇牙咧嘴,一马当先带头猛攻,冲入人群之中猛打猛冲,如入无人之境。其余的三十几个保安见飞哥如此勇猛,人人争先,一个个就像嗷嗷的狼群,挥舞这钢管见人就打。

    对方的人数一倍有余,本以为可以轻松把唐飞等人打趴下。

    但是他们错了,错得很离谱。

    他们想不通,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不过是想混口饭吃,犯得着要如此拼命吗。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隐隐占上风,但仅仅几分钟之后,当发现这群人个个打红了双眼,不要命的猛打猛冲的时候,他们怕了。

    从第一个人开始撤退,后面撤退的人也越来越多。到后面变成一边倒的追着打。

    直港大道出现惊人的一幕,三十个人追着七八十个人打,不断有人被打倒。

    这一战之后,唐飞的名字注定将会在直港大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此以后,酒吧一条街除了知道付亮不好惹之外,也知道有个叫唐飞的人更不好惹,因为他打起架来不要命,他手下的一群人也不要命。

    三十几个人像敢羊群一样把七十几个人往北大道赶。

    如果有细心的人发现,唐飞的赶羊路径很是蹊跷,左右后三个方向包夹,就像牧羊犬一样把一群人赶往固定的目的地。

    在那里,有着几十个警察正朝他们赶来。

    这群人闷头往前跑,当一头扎进警察怀抱的时候,才发现后面追自己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群经过几百米拼命长跑的人,面对警察的时候早已没有了逃跑的力气,除了少数体力好的跑掉之外,大部分都被关进了拘留所。

    对于这次群架事件,影响十分恶劣。派出所在了解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后,做出了公正的判断:

    三家酒吧的老板是陆山民,唐飞是带着自己的安保人员前去接手安保工作属于正常行为,鲍邱杰和吕方手下的保安理应主动撤出,这些人不但不撤出还率先带头闹事,要付主要责任。唐飞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奋起反抗,属于自卫,付次要责任。

    鉴于这次事件极大的影响了社会治安,参与打架的双方医疗费各自负责,这算是各打五十大板。主动挑起事端的一方人员全部拘留一个月,就连鲍邱杰和吕方也被拘留半个月。

    鲍邱杰和吕方吃了个哑巴亏,郁闷的在拘留所呆了半个月。

    不过更郁闷还在后头,他们两人每人负责五家酒吧的安保业务,被陆山民抢去三家后还有七家,不过他们手下的保安都还在拘留所,这七家酒吧总得有人负责吧。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发现其中四家的安保业务已经归了肖兵,另外三家归了李风。

    付亮的解释很简单,但他们却无法反驳,他们两个现在手下没有一兵一卒,这七家酒吧的安保总不可能让他们两个人去守着吧。

    这件事情的发生让陆山民等人很兴奋。

    兴奋的不是打赢了这一战树立了威信,兴奋的是在战斗中付亮没有派援军出马,兴奋的是付亮一方竟然承认是他们主动闹事,把这起极其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承担了下来。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为什么不想闹大,结合前面所发现的情况,这再一次证明了常赞在直港大道必然进行着见不得人的秘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个秘密,只要找出这个秘密,搬倒常赞将成为可能。

    陆山民不禁想到,海东青之所以把自己安排到直港道到,罗兴之所以也逼他到直港大道,说不定就是为了捅破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