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万博网投 > 都市言情 > 秦农 > 第七十二章 包子、馒头、花卷
    大秦始皇帝三十年春,咸阳一带经常有连绵不断的小雨。午后,一道彩虹横贯东西,路上的行人们都忍不住抬头观看,啧啧称奇。

    从学室的窗棂向外看出去,大儒伏生对这样罕见的景象也微微点头。

    收回心思,他随手打开弟子左文的信。信里面先是问安,接着就介绍了陈县最近的局面。剩下一半的篇幅都是关于张鹏最近的所作所为。催耕、丈量田土、检查更牛。即便左文描述的时候已经尽量简单,但他还是承认张鹏在农事方面挺能干。

    至于张鹏是否有什么阴谋,左文表示并未发现。唯一的异常大概是张鹏官田内大肆种植麦子和菽,完没有出格的行为。

    读完信,伏生心里面就一阵难受。张鹏的名字带给伏生的联想属于非常不高兴的范围——其实这个人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小人物,但却是阳城县县令赵阳与县城王继之间斗争的焦点。

    看似只是一件小事,但自己的弟子赵阳竟然无法占据上风,即便是用尽了制度的手段,用尽了人脉,最终还是没能改变什么。

    据另一个弟子——阳城县令赵阳来信说,郡守李兴嗣与郡丞的态度也十分之危险,这两个和儒家皆有渊源的地方大吏,很有可能会偏向法家一边。

    现在正是儒法斗争的关键时刻,地方大吏在这之中的立场至关重要。

    客卿李斯已经六十三岁了,比自己还大出十多岁,可皇帝陛下就是对他信任有加。即便淮阳地方将冬耕的功劳大部分归于儒士出身的官员,然而陛下还是知道了鹏的名字,并且似乎还知道了不少细节。

    更可怕的是,陛下竟然有了再次出巡的念头,这种说走就走的旅行,对儒士们所希望的圣人垂拱而治简直南辕北辙!何况,大批侍卫都奔向淮阳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非常糟糕,陛下本就对儒士的几次议政产生了不满情绪,这中间的复杂纠葛让伏生想起来就脑仁发胀。

    为了化解内心的翻腾,伏生提笔给自己的弟子左文写了封信。信中告诫左文,他身为县令就要好好干县令的事情。万万不要因为过度在意鹏而影响县令的差事,不要本末倒置,儒家再也经不起损失了。

    至于鹏,即便他能力卓绝,才华过人。但是他并非君子,而是小人。小人得志,就是社稷的灾难。所以要找准机会,一击即中地除去这个祸害。

    可写到此处,伏生又皱起眉头。陛下如果真的到淮阳巡视,必然不希望看不到人,儒家暂时不能做出头的椽子。

    把刚写的字用刀子刮去,再次下笔之时,伏生告诫自己的弟子左文。要以自己的县令职务为要务,该自己努力干就努力干。需要和鹏通力合作之时,就要毫不迟疑的通力合作。

    伏生写出这些建议的时候并不开心,可他还是违心的下了如此命令。历史证明了,那些奸佞们凭借个人才干冉冉升起的时候,没有人能挡得住。

    大秦到底还是以法家为尊,无论是律法还是制度,都绝不允许凭空罗织罪名。儒家在这场斗争中不能在乎一时之得失,而是要将眼光放远,静待时机。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法家会自乱阵脚也说不定······

    而且,当今陛下是千年未有之英主,眼里不容沙子。论对法治的贯彻,天下无人能出其右。无论是对淫乱宫闱、让太后产下二子的嫪毐;还是对奇货可居、执掌大权的吕不韦,陛下都是以静制动,待其反相毕露,才最后出手。

    伏生对弟子们的期待只有一个,就是顺利的完成任期,在上计之时顺利经过评定,继续下一个差事。

    写完之后,伏生把信装好。看着窗外彩虹,他突然心生豪气。不管李斯如何得宠,就如同这彩虹一般再绚烂也会消散。年轻才是硬道理,只要活得久,君子们总会有机会将其彻底打倒。

    十几天后,左文接到了老师的信。见到老师吩咐要以他自己的官位为核心,左文自然不愿意再多事。此时已经进入春季,春天重要的工作就是播种,左文县令自然少不了要与张鹏打交道。

    等到春种完,陈县的公务就趋于平淡。

    张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除了尽数将麦积乡的冬麦收走,只是和各乡里的牛长谈妥,所有饲牛的粪便都要集中堆在一起,并且收集白色的脏污。

    此外,就是昨日淮水上游飘来一艘破破烂烂的大船,搁浅在岸边。都田啬夫鹏命人把大船控制住,没有让临近里中的黔首们上去乱拆。

    似这等无主之物,应当由收归公有,但左文觉得这破船没什么用处,便要拆了当柴火烧。张鹏出面劝住,用极低的价格买了下来,打算修好以后专门给县中运粮。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张鹏除了想办法维修那条船之外,就是每日里都田啬夫的工作。这让一直暗中观察的左文觉得除了秋耕和冬种之外,鹏好像没了别的能耐。为吏是个非常消耗精力的长期工作,一时聪明和一世聪明本就不是一码事。

    就在左文以为张鹏不会在搞事情的时候,张鹏在自己的住处内,正和硕站在厨房里,紧盯着一副竹子编成的崭新笼屉。

    只见笼屉上热气蒸腾,香气扑鼻。硕搓着手,口水情不自禁地往外直流。

    终于,沙漏部落完,张鹏点了点头,硕就怪叫一声,也顾不得烫手,将笼屉从火炉上取了下来。

    哗啦,一下子掀起盖子,热浪扑面而来。等白色的蒸汽散去,就看到笼屉里面整整齐齐地躺着十几个造型不一的白娃娃。

    当然,“白娃娃”乃是硕这厮自己的称呼,在张鹏口中,他们是馒头、花卷、包子······

    不理会被包子中的汁水烫的直吐舌头的硕,张鹏用食盒一样装了一个,就拎着出门去了。他去的地方乃是陈县的贾市,商贾进在此有一家粮肆分号,两个人约好了见面。

    见了进,也不多说,张鹏就拿出一个包子,递了过去。

    进接过来,感受着指尖的温热,在鼻子前闻闻,道:“味道不错。”

    张鹏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进只好咬了一口······

    “嗯!”

    进两口就把包子吞下,扯开食盒,见里面还有几个,才道:“这就是面粉?”

    张鹏似笑非笑地道:“之前问你的生意,还做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