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半夜冷了很多,尤其是清晨的时候,他们两兄弟就被冷醒了过来。那杂物间全都是铁器,不仅潮湿,而且还有一股特重的味道。

    王小川在里面躺着,一切都还可以;不过王大海却连衣服都湿透了。

    他将衣服脱了,拧干了水,这才又穿在身上。黎明时分,周围显得格外安静和黑暗。从这杂物间的窗户口可以看见山门,巍峨在云雾之中,隐约在微弱的光芒下非常的气派。

    这就是仙门啊!王大海感叹一声,七八年的寻找,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一个灯笼出现在眼前,朦朦胧胧只见两个人走了过来。当先那人穿着青衫,白白净净,正是昨夜里的李逵。见他过来,兄弟两人都不是特别待见,但也尽量垂手站着。

    后面跟着一个老道,穿得格外不同,浑身着紫色长衫,镶着火焰花纹,颇为耀眼。

    他的脸庞红润而饱满,严肃得面无表情,手上也没拿什么,全都装在那宽大的衣袖之中。

    李逵对他很是客气,到了近前,就给他腾出了位置,还低头哈腰道:“王丹师,就是他俩了。”

    王大海两兄弟也知道来人很有身份,于是也有模有样地打了个招呼。

    王丹师便说:“好,你们两个谁要做我的药童?”

    在这仙门之中,所有的一切对于王大海两兄弟来说都是新奇而又非比寻常。莫说药童、烧火童子,就是砍柴挑水他们也干。

    只不过听这意思王丹师就要一个人,这可难住了王大海两兄弟。

    王大海便说:“王丹师,我们兄弟两人自幼就没分开,要不您一起收了吧?”

    “不行。”王丹师不由分说地摇头:“一人足矣。”

    这个时候李逵却道:“烧火童子一般都是小孩子做的,你这么大,你就做药童吧。我跟你们说,烧火童子也只是缺一人了而已。你们不想有个人被赶下山,那就快答应吧。”

    小川也怕哥哥难选,便道:“大哥,那你去做药童吧。我做烧火童子了。”

    “嗯,好。”王大海也不推迟,便答应下来。

    王丹师领着王大海去了。

    杂货房只有小川一个人站着,他看着大哥消失的方向,这时候反而有点儿怕了。

    正好张健走了过来,晨风一吹,他是一路咳嗽。

    王小川开心得忙打招呼。

    张健到了近前之后,见小川一个人站在门外,好奇地看了看房间里面,问道:“你哥哥呢?”

    “大哥做药童去了。”王小川灿烂一笑。

    哪知道张健却变了脸色,道:“你说什么?你哥哥做药童去了?”

    “是啊。”

    等得王小川详细诉说了先前的事情,张健一下子满脸的恨意,但又很快就被他收敛了下去。

    王小川奇怪道:“你为什么突然这样?药童不好吗?”

    “没。”张健对小川笑了笑,说:“李长老已经过来了,你到了炼器坊一定要好好学习。”

    一听这话,小川的眼睛就亮得看见光了。

    自这以后,王小川就跟着李长老成为了一名烧火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