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万博网投 > 其他小说 > 正妻驾到请让路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离(大结局)
    心头略略压抑的日子,却有令人开心的消息传来。皇上为盛云康与赵大蓉赐婚,并亲自主婚,举办了盛大的成婚仪式。二人成亲后恩爱羡煞旁人。

    帝后似有意借皇家绵延的喜庆扫去往日的所有阴翳与不快,康王与大蓉成婚不几日,玺后亦是紧锣密鼓地为盛云烁的事张罗起来。

    大清早皇后差人召澄雪进宫,说是陪玺后共用早膳,却将皇上的一纸圣旨递到了澄雪的手中。

    澄雪恭敬接了圣旨,起身时,眼光略略扫过圣旨,嘴角原本努力保持的微笑似瞬间凝住,有凉凉的滋味与苦涩自心底齐齐涌上。

    圣旨上大致意思是说烁王府太过冷清,皇上特恩准为烁王纳侧妃,好让皇家很快开枝散叶。

    皇后握了澄雪的手,牵至紫檀木小餐桌前坐下,慈和的眸子里,尽显母仪天下的光辉,她意味深长地细细叮咛。澄雪当然听得出玺后话中的意味,不过是提醒她身为烁王的正妻,便当以皇家的前途利益取舍,胸怀自当深远,不与平常女子尽同。更是叮嘱澄雪,做为烁王府的女主子,烁王纳妃的事她必当亲力亲为,为烁王纳进娴良淑德的侧妃。

    澄雪努力地想保持着谦恭的笑意,只是亦知,自己此时的表情定是难看至极。好不容易捱到陪玺妃用过早膳,她便起身告退。临走时,玺妃又将列好数位京城名媛的名帖交到澄雪手中,令她回府后细细甄选。

    澄雪朝贴子上瞥去一眼,落入眼中的行行正楷刺目锥心,什么当朝左丞相府中的三小姐李心如、镇国大将军家的嫡长女周若慧、某某御使大人家的小女柳颜玉……皆是门当户对、再恰当不过的人选。

    从宫中出来,澄雪在街角踽踽独行大半日方回到烁王府,她终于明白自己内心深处终日莫名的烦闷与不透彻来自何处。

    她是王妃,今后亦可能会是太子妃,抑或者会成为皇后或皇妃,那要取决于烁王今后的身份变迁。她并不怀疑盛云烁对她的一片挚情,可他的血统与位置摆在那里,他如何可能冲破重重牢笼,做到一生专情于她?他亦有他的身不由已。

    她低低地叹气,心底浮起深深的悲哀。她曾经想过,也许她会为了他稍稍屈从这样的命运,甚至想过违心地努力学会适应这样的人生。

    可真正强迫自己做起来却是这样的难。想想从此如傀儡般不能自已的人生中,那么多的身不由已,那么多的忍耐与心酸,然后一生迷失在屈从命运的日子,她便觉周身寒意阵阵,人生若此,真真对不住穿越异世来,自己曾经受过的许多苦

    接下来是许多个矛盾且倍感空虚的日夜。她最终下决心逃离。

    皇后令烁王妃前往京郊碧桂山上的灵云寺亲为烁王纳妃之事祈福,只是烁王妃竟在回来的路上离奇失踪。

    烁王府上上下下一片慌乱之时,盛云烁面容冷峻地自宜景阁内室缓缓踱至院中。

    宜景阁的院落里站满了人,崔乐莹面色焦急地望向盛云烁,管家刘全上前小心道:“王爷,刘全等王爷一声令下,这就带全院的护卫分头去寻王妃,找不到王妃,再来向王爷请罪。”

    “不必了。都散了吧!”烁王冷冷丢下这句转身朝院外踱去。边行,宽大的衣袖内指尖微动,一张字条随着袍角的翻动,抖落于身后的青石路面。

    待烁王出了院门远去,乐莹慢慢走近青石路旁,拾起跌落地上的字条,上面是短短一行清秀小字,“烁,保重。雪儿想,她或许爱阿牛更多一点。”

    乐莹轻黛微蹙,眼神化作一片迷茫,她完全读不懂纸条上那寥寥数语的意境。

    她当然不懂,也许这行字,也只有盛云烁才会读懂。

    ————

    三年后。西域天下客酒楼。

    乌云柏隽轻轻踱至澄雪身后,她正低着头,端详着自己刚刚新制出的一款小点心,这是一款制作成心形的小点心,看起来雪白软糯,小小的心形中央,以她亲手熬制的梅子酱作为点缀。雪白的糕体映衬着鲜艳的果酱,让这小点心看起来精致而诱人。

    澄雪轻轻端起小碟,回身递至乌云柏隽面前,“你尝尝,味道如何?”

    隽王捏起一只放进口中,小点心粉糯可口,甜而不腻,还透着丝丝清凉,入口极爽。隽王尝完颔首称赞。澄雪亦满意微笑。

    只是亦未忘了此次前来的目的,他语气极为平淡道,“雪儿,刚从京城传来消息,皇上已册立太子。”

    澄雪心中一怔,只是仍旧低头小心装饰着案上的小点心。

    “二皇子盛云康立为太子,赵大蓉封太子妃。”隽王仍旧语气平淡。

    澄雪眉心动了动,唇角略弯,有恬淡的笑容自眼角浮起。

    一月后。

    “娘!娘!”稚嫩的孩童声音从天下客外厅一路传进后厅。

    澄雪抬头,眼露微笑,一男一女两个可爱宝贝先后扑进她的怀中。

    她蹲下身来,爱抚着两个孩子的小圆脑袋,两个小家伙皆生着黑亮而澄澈的眸,五官精致,透着机灵,教人怜爱。澄雪心中早已母爱泛滥,口中却嗔道,“乐儿,小雨,娘不是让你们两个在家好好听先生念书的么?怎么跑到酒楼来了?”

    “是爹爹带我们来的。”女娃儿小雨脆生生答道。

    “是啊!是啊!是爹爹回来了,要见娘亲,让孩儿带他来。”男娃儿小乐儿亦忽闪着大眼认真补充道。

    澄雪皱皱眉,“小孩子家乱讲。”

    “真的是爹爹来了!他跟妈妈画的爹爹的画像一模一样!”乐儿嚷道。

    “那他在哪里?”

    “爹爹与苏程叔叔在外厅坐着,爹爹说他赶了一天的路,饿了,让孩儿问问娘有没有好吃的珍珠米饺?”小雨道。虽然两个孩子尚不足三岁,表达却是十分条理清楚。

    澄雪表情一怔,眼眶顿觉发热。

    是他没错!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一晃三年多,好在她并不觉得日子漫长,因为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照顾乐儿、小雨一对儿女,足够她每日充实而忙碌。加上两个孩子稍大一点,她又倾心于天下客的生意,日子忙碌起来,亦觉得时光匆匆。如今两个孩子快满三岁,天下客亦将分店开遍了西域各城。她感觉内心满足而平静。

    此时,方觉心底深处激动翻涌。他真的回来了,是她心底遥遥期盼的盛云烁与阿牛。

    压抑住内心的欣喜与激动,澄雪柔声吩咐两个孩子,“你们去前厅陪你们的爹,娘亲要亲手为爹爹做一碗珍珠米饺。”

    她走进后厨颤抖着手指揉粉、调馅,捏出一颗颗珍珠的形状。

    阳光斜斜地洒入天下客厅中,盛云烁坐在靠近大门的桌边,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托腮凝神打量着盛云烁,他上唇蓄起了一抹胡子,除了仍旧俊朗,还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韵味。

    苏程微笑坐在盛云烁对面,怜爱地望向两个孩子。三年前,他奉盛云烁之命来西域保护澄雪,那时,澄雪来西域没几个月,便生下了孪生儿女小雨与乐儿,可以说,三年来,他是看着两个孩子一天天成长,从咿呀学语的婴孩,到现在能说会道的两个小精灵。

    两个孩子都喜欢苏程,亲切地唤他程叔叔,特别是乐儿,小小年纪,便缠着他学功夫,说是爹爹不在身边,学好了功夫,才能好好保护娘亲。

    两个孩子尚不足三岁,却出奇地懂事。他们虽偶尔会向澄雪或苏程问起自己的爹爹,二人皆统一口吻说是爹爹在很远的京城做很重要的事。两个孩子皆是心中对爹爹充满了崇拜与向往。

    “你真的是小雨与乐儿的爹么?”小女孩打量了半天盛云烁,疑问、欣喜加好奇。

    “乐儿也想知道。”乐儿一本正经道。

    他轻轻刮刮男孩儿的鼻头,道,“你瞧瞧你这五官,跟爹爹同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还会有错!”

    又捏捏女孩儿柔软的小脸蛋,怜爱道,“你一半像你娘雪儿,一半像爹爹。”

    他又转向苏程道,“苏程,这三年来,让你留在西域,照顾她们母子三个,云烁心中实在感激。”

    苏程儒雅一笑,“你我之间,何须言谢?况且,这三年来,苏程倒感觉日子闲适而惬意,反比在京城要好上许多倍。每日陪陪两个小可爱,时不时,可充当食客尝遍天下客的新式菜品,苏程倒觉这三年实属幸运。若有可能,苏程还真想不思仕途,就于此安家长住了。”

    盛云烁会心一笑,用力拍拍好兄弟的肩膀。

    三年前,雪儿决意离开,他便命苏程一路护送澄雪回到西域,苏程当时二话不说便一口答应,来西域后一守便是三年,盛云烁不再过多表达谢意,只觉人生得一知已足矣。

    三年来,对他来说,亦是马不停蹄。他一直在努力,能够尽快回西域与他们母子三个相聚。

    他先是以家国之业为托婉拒了母后为自己纳妃,后与二哥盛云康并肩清除冷名龙叛逆余党,肃清弯月门等一干不安定的民间派系,之后又领命远赴东疆、北疆巡视,推行稳固边境各族政策,消除一切不安定因素。

    三年下来,盛世帝国各族团结兴盛,边境稳固,天下一片太平之势。

    只是京城朝廷之上,在选立太子之事上,却是分成了两股势均力敌的势力,一半人支持二皇子盛云康,一半人则拥立三皇子盛云烁。

    如此关键时刻,三皇子盛云烁却因连年致力于边境之事,积劳成疾,以至于旧伤复发,时不时会忘了自己是谁。

    太子人选再无异议。

    澄雪端了一只托盘,之上盈润的白瓷碗里,晶莹剔透的小米饺散发着丝丝热气,门帘半打,她立在厅侧的门边,望向厅中盛云烁洒满晨光的背影,唇角的笑意宁然而满足。

    傍晚,好不容易将乐儿与小雨打发给苏程带走,澄雪与盛云烁牵手漫步夕阳,她望向他娇倩一笑,轻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一月前,听到康王册封太子的消息时,雪儿就知道你快来了!”

    他将她的手握紧几分,动情道,“雪儿,从此云烁再不会与你分离,你喜欢过怎样的生活,云烁都陪你,云烁亦相信你是来自不同世界的人,还想继续听雪儿讲你的世界的故事。”

    “听说在京城时,你失忆的旧症又发了……”她面上无比心疼。

    他却不等她说完,便用手指轻覆她的唇,道:“就算盛云烁忘记了全世界,都不会忘记来自不同世界的雪儿!”说完,隐隐的,自他眼角有几丝狡黠的笑意浮起。

    这是异世以来听他说过的最动人的情话么?

    她停下脚步,与他深情相望,不由惦起脚尖,双臂勾住他的肩,在他唇上快速落下甜蜜一吻,然后,仍旧小脸仰起,眯了眸子,等着他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