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万博网投 > 都市言情 > 嫡女红妆 > 两百八十二章吓吓你
    宗人府

    郝连鸿每日和衡云两人独自生活在这里,养养鱼,种种花,拔拔草,虽然平淡倒是衡云的心里却很喜欢。以前郝连鸿还是太子的时候每日忙于朝政一天见面的时间都很少,更不会像现在这样日日陪着她了!

    这一刻衡云的心里竟然觉得也许寻常人家的生活会更好,夫妻恩爱,携手白头,真是让人向往!

    “殿下!”

    郝连鸿正在浇花,听见衡云的声音也没有回头只是答应了一声。

    “怎么了?”

    衡云本想问问郝连鸿的想法,不过最终也没有问出口,因为她心里知道郝连鸿始终还是心系朝堂的,又怎会居于这平淡的生活?

    “怎么不说话?”

    “没事!”

    “有什么话就说吧,反正现在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人。”

    衡云犹豫了一下说着:“殿下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如何?”

    “平淡,没有纷争,倒是不错的。”

    听见这话衡云的心里突然燃起了希望,脸上也有了笑意,可是郝连鸿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笑僵在了脸上。

    “却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君临天下俯瞰江山!”

    衡云没有说话。

    “过惯了高官厚禄有权有势的日子,这样无权无势的生活实在不想要。”

    “我早知道殿下会是这般心思!”衡云淡淡的说着只是语气中却难掩失落。

    两人正说着话郝连靖便来到门外。

    “皇兄!”

    看着郝连靖的身影出现,郝连鸿放下手里的水壶走到门口隔着一道铁门看着郝连靖。

    “四弟!”

    “皇兄近来可好?”

    “还好!四弟怎么今日来了。”

    “今日没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皇兄。”

    郝连鸿无奈一笑。

    “我这情景看也是这般,父皇如何了?”

    “父皇的情况很不好,越来越严重了。恐怕这次真的是要一病不起了,每次我去见父皇,父皇都在睡觉我也不好打扰,所以皇兄的事我也还未曾向父皇提起。”

    “无碍!只是父皇生病我不能尽孝床前心里难过。”

    “皇兄不必如此,父皇不会怪你的。”

    “呵!也是,恐怕父皇现在连见都不想见我吧!”

    “皇兄别这么说,父皇在病重需要休息,平时我和六弟都是很少见的。”

    郝连鸿笑的无奈。两人就这样闲话家常偶尔聊聊朝堂。

    轩王府

    郝连轩一个人蹲在地上撑着脑袋看着前面依旧蹲在地上的大黄已经半天了。元冥站在一旁搞不懂郝连轩这是要干嘛?难不成是想来一场人与狗的对视?

    “王爷?你这是干嘛?都看了这么久了!”

    “我在想怎么把大黄带出去。”

    “为什么要把大黄带出去?”

    “我要去给瑟瑟报仇!”

    元冥一愣,没想到郝连轩心里竟然想的是这事!

    郝连轩朝前蹲着走了几步来到大黄的面前自顾自的说着:“不知道你会不会爬墙!”

    爬墙?王爷难道还想大黄爬墙进去靖王府?大黄乖巧的低着头让郝连轩摸他的头!

    “要不我们去试试?”郝连轩看着大黄说着。

    说着郝连轩就起身牵着大黄朝着院墙边上走去。

    “王爷!”元冥在身后无声的喊道。

    郝连轩站在离院墙不远处蹲在大黄的旁边认真的说着:“呐!去试试!看爬的上去不!”

    元冥一脸的无语的说着:“王爷!咱能不这么逗吗?”

    “别说话!”郝连轩回头瞪了元冥一眼。

    元冥只好闭嘴站在一旁等着大黄的表演。郝连轩的手往前一指然后一手拍了拍大黄的背,大黄蹭的一下就跑了出去几步就上到了墙头上,然后没刹住就跳到院墙外了。

    郝连轩高兴的站起来朝外面跑去。

    元冥自顾自的说着:“这狗还真能爬墙啊!”

    来到院墙外大黄看着郝连轩立刻跑了过去,像个孩子一样围着郝连轩打转。

    “好厉害的大黄,比我都厉害!走咱俩现在去给瑟瑟报仇去,去咬那个坏女人。”

    元冥跟了出来,郝连轩牵着大黄就要往外走。

    “王爷!别冲动啊!你知道靖王府在哪吗?”

    听到这话郝连轩猛的停了下来。

    “对哦!你带我们去吧?”郝连轩看着元冥说着。

    “不行,我是暗卫,不能出现在人前的。”

    “那你找个人带我去?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去给瑟瑟报仇的。”

    元冥无奈,只好说道:“那王爷站在这里等着,我叫个人陪你去。”

    “好!”

    元冥回到王府打了一个响指一名暗卫就来到元冥的面前。

    “你带王爷去靖王府,见机行事,还有这个你拿着,等会给大黄闻一下,我会在暗中将同样味道的肉石粉弹在靖王妃的身上,既然王爷想做那就让他吓吓靖王妃。”

    “属下明白了!”

    “还有,等会给大黄戴个狗笼把嘴巴罩起来,别真咬到靖王妃,去吧。”

    “是。”

    那名暗卫走了以后元冥也跟了过去。

    两人一狗来到靖王府的院墙外,郝连轩娴熟的爬上墙头露出一个脑袋看着里面,只不过看着看着又溜了下去,因为脚底没有支撑。郝连轩再次爬了上来,又溜了下去。旁边那个暗卫见此忍不住想笑。

    “你为什么不会滑下来?”

    “因为属下以前练过的。”

    “练过趴墙?”

    “嗯!”

    “那我咋办?要不你拉着我点?”

    听到这话暗卫也落在地上然后一招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出来一人。

    “王爷站在他的身上吧!”

    另外那人什么也没说就蹲在了地上示意郝连轩站上去,郝连轩看着这个情况咽了咽口水。

    “我很重的!”

    “没事,王爷站上去就是了。”

    郝连轩只好站上去,那人便慢慢站起来,郝连轩心里其实觉得这个感觉还挺舒服的。

    “大黄你就乖乖的坐着啊,等会听我命令行事!”

    两人趴在墙头看着院子里的情况,等了好一会才看见楚寒烟的身影出现在院里,元冥见状将手里一个小小的石粉朝着楚寒烟的身上弹去。

    “呀!”

    楚寒烟突然感觉腰上一痛,低头看着自己的腰,摸了两下好像也没什么异常。

    “王爷,快,叫大黄上!”

    郝连轩立刻低头看着大黄一抬手,大黄明白的往后退了好远然后像风一样冲过来轻松越过墙头,完美落地。

    楚寒烟看着一只狗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下子愣住了,大黄闻到楚寒烟身上有肉的味道立刻朝着楚寒烟扑过去,楚寒烟害怕的往后退着,脚下一个没站稳就摔了下去。大黄正好扑在楚寒烟的身上,用爪子挠着她的衣服,楚寒烟看着大黄那龇牙咧嘴的样子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啊!走开!走开啊!”

    周围那些人看着这个情况女的都不敢靠近。

    “你们还愣住干什么,还不快把那只狗从王妃的身上赶走。”

    那些家丁拿了扫把,棍子之类的东西就要朝大黄打去。

    郝连轩看着着急的说着:“他们要打大黄了,怎么办?”

    “王爷别担心!”

    就在这时元冥将手里的石子弹了出去,谁靠近大黄都免不了挨一下。那些人手里的棍子被打落有些害怕的看着周围不敢靠近。

    “汪汪汪!”

    “啊!这条疯狗,你们快把它赶走。”

    楚寒烟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大黄挠的破烂不堪,有些地方还出现了浅浅的血痕!大黄闻着肉的味道却吃不到显然很狂躁,而楚寒烟看着近在咫尺的獠牙已经吓到崩溃!

    一名家丁没办法只好扑上去将大黄抱住然后朝旁边滚去,这时那些人便趁机将楚寒烟扶起来,楚寒烟害怕的往那些人身后躲去。元冥将一枚石子打在那人的手上,那人吃痛一松手大黄就挣脱了束缚。

    挣脱了束缚的大黄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楚寒烟跑去,楚寒烟见状吓得转身就跑,跑的头发都散了简直像个疯子。不过人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狗的速度。还没跑几步就被大黄逮住了。

    大黄猛的朝着楚寒烟背上扑过去,爪子牢牢的抓住楚寒烟的衣服。楚寒烟害怕的大叫。那些家丁只好从后面抓住大黄将大黄从楚寒烟的背上扯下来,只是这一扯楚寒烟的衣服也被扯了下来,本来之前就被撕的破烂不堪,这一下子就部都掉了只剩一个肚兜。

    周围那些人将楚寒烟的身子一览无余!楚寒烟感觉身上一空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掉了猛的抱住胸前。

    “你们还不闭上眼睛!”楚寒烟看着那些人吼道。

    郝连轩趴在墙头咯咯的笑,旁边的暗卫也忍不住笑起来,其实不止他们两人,郝连轩身边所有的暗卫看着院里的情况都在笑,元冥都不例外。

    只有被郝连轩踩在脚下那一人还在默默的被踩,不知道院墙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那些人立刻闭上眼睛可是大黄也在元冥的帮助下挣脱了束缚,楚寒烟见状又惊吓的吼道:“快拦住它啊!”

    那些人睁开眼睛想要拦住大黄。

    楚寒烟又吼道:“不准睁开眼睛。”

    郝连轩已经笑的肚子疼了!

    那些人只好闭着眼睛摸黑的拦,结果摸来摸去摸到的只是人,眼看着大黄又要朝着楚寒烟扑去楚寒烟吓得不知所措因为她知道自己跑不过这只狗,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大黄并没有朝她扑去,而是朝着旁边的衣服扑了过去。

    楚寒烟一愣,显然是没想到。

    郝连轩疑惑道:“怎么不去咬她了!”

    “衣服上有味道,现在衣服被扯掉了,所以大黄才朝着衣服而去。”

    楚寒烟趁着这个机会立刻转身朝屋里跑去然后死死的把门关起来。

    “王爷,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吧?”

    虽然郝连轩还没尽兴但也只有这样了!

    “大黄,快回来!”郝连轩看着大黄吼道。

    这一吼不仅把大黄喊回来,那些人也纷纷朝着墙头上看过来,显然有些愣住,怎么墙头上还有一个人。元冥无语的捂脸,旁边那名暗卫也忍不住往下滑!

    郝连轩却然不知继续吼道:“大黄,回家吃饭了!”

    楚寒烟听见这个声音穿好衣服打开门便看见郝连轩趴在墙头。

    “郝连轩!竟然是你!”楚寒烟咬牙切齿饿说着,头发依旧凌乱像个疯子。

    郝连轩朝着楚寒烟做了个鬼脸便消失在墙头,然后高兴的牵着大黄朝着侯爷府而去。

    楚寒烟一把拍在门上,恨死郝连轩了!

    “啊!这个傻货!”楚寒烟疯狂的咆哮起来,显然难以接受自己被一个傻子戏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