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悠然想好了就开始干,挑选机构地址的时候犯了难。

    选什么地方好呢。

    “整个市区最繁华的地方是名恒商业街。”殷越泽提点道。

    “可是名恒是商业街,去那的都是逛街游玩的,我在那里开会不会不太好?”

    试想一下,一排商业店铺中间夹着一个心理咨询机构,怎么看怎么别树一帜,多怪异。

    殷越泽诧异了,“你选地址不选人流量好的地方吗?名恒商业街最繁华,给你的机构曝光率最高,我们没有资金上的顾虑,为什么不选这里?”

    宋悠然默然,转念一想,也是。

    “那我们就在名恒?”她说着,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你还记得上次过年,爷爷发的红包吗,我抽到一间铺子,好像就是在名恒那边,这个行不行?”

    殷越泽觑她,“行啊,那铺子本来是做什么的,推了装修一下,不过名恒那边的商业铺子为了满足开发商需要,建造的都比较小,到时候看看隔壁有没有人,买下来打通,合成一间。”

    宋悠然也有这个想法,毕竟一间医疗机构肯定不会小。

    商量好了,她就去实地商铺查看。

    殷老爷子给她的那间商铺是租赁出去的,里面是珠宝首饰行。

    她以客人的身份进去转了一圈,大概三百平左右,还有二层,装修也是十分光鲜。

    一名导购跟着她围在专柜里面转,见她转了这么久都没买一件首饰,有些不耐烦了,以为宋悠然是买不起店里的首饰,不由朝她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看着穿的挺好,买不起东西还瞎转,真是浪费她的时间。

    宋悠然并不知道她心中想的什么,一直在打量整个店铺的格局。

    导购见她依旧没有买东西的意思,便不再关注她,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有另一名导购走到宋悠然面前,亲切地向她推荐了一款钻石项链。

    宋悠然本来想说自己只是来看看,可是导购贴心的话语让她不忍拒绝,便朝项链看了一眼。

    这一看,就定住了。

    “太太,我给您推荐的这一款是今年刚推出的一款项链,它的名字叫做TiReverses,寓意时光倒流,整颗紫色钻石被雕刻成六边形,象征了六个时间代码,钻石上的指针是采用纯天然黑曜石精细打磨而成,经过一千多道工序,不管是款式还是质量,都是独一无二的,十分适合您。”

    宋悠然拿起项链细细看了看,有些心动。

    导购趁机开口,“我帮您戴上试试?”

    宋悠然没拒绝。

    流光溢彩的项链戴在脖颈上,仿佛整个人都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她挺满意的,也很喜欢。

    “还不错。”

    “太太,您戴着这条项链很漂亮,也很衬肤色。”

    宋悠然指尖在钻石上摩挲两下,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这条项链,帮我包起来吧。”

    导购笑的更开了,态度也更殷勤,“好的太太,您稍等。”

    她拿着项链去收银台包装,旁边是之前跟着宋悠然的那个导购员,她见有人把一直摆在专柜里最贵的那条时光倒流项链卖出去了,不由瞪大眼。

    “小玲,这条项链是你卖出去的?”她有些羡慕嫉妒,这条项链的提成,可以抵她好几个月的工资了,要知道,这个虽然是今年推出的限量款,但有很多人因为昂贵的价格而止步,店里根本没有人对卖出它而抱希望。

    “是啊。”小玲回答的毫不在意。

    “谁买的?”她迫不及待想看看是哪个男人,为女人一掷千金。

    “就是那边的那个太太。”小玲看向宋悠然的方向。

    导购顺着看过去,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暗暗懊恼自己为什么不给宋悠然推荐这一款。

    宋悠然提着项链走了,又去了隔壁的店铺,这一家店铺是个知名女装品牌,很有自己的特色。

    店中格局和珠宝行是一样的。

    这个店里的人就比刚才多了很多,哪个女人不爱美呢。

    正感叹着,拐角处出来一个人,两人都没注意就撞到了,宋悠然手里装着项链的纸袋掉到地上。

    “不好意思。”对方连连道歉,弯腰把地上的袋子捡起来还给宋悠然。

    一抬眸,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定住了。

    “悠然?”

    “唐学长。”

    这个人正是唐靳。

    “悠然,没想到会在这遇上你,来买衣服吗?”唐靳笑了笑。

    “不啊,我随便看看。”宋悠然回道。

    “看什么?有想要的就买吧,这个品牌是唐家旗下的,你想要什么衣服我和前台说一声,免费送给你。”唐靳莞尔。

    “这么大方?”宋悠然调侃,“可是我真的不是来看衣服的,我是来看你家店铺的,你的衣服还是留着送给你未来女朋友吧。”

    唐靳一愣,“看店铺?你要开店?”

    “是啊。”宋悠然点头,“初步就定在你家隔壁,我想再找一个隔壁的店整理一下,打通两边的墙,把店铺合成一个,这样空间大一些。”

    “是做什么的?”唐靳犹豫道。

    宋悠然看他面色犹豫,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店铺开了对他的店造成影响,便解释道:“是一个心理咨询机构,你放心,对你的店不会有任何影响。”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问,因为刚好右边隔壁第二间店铺要搬走,我本来是准备买下来开另一个品牌的男装店的,如果你需要,就让给你了。”唐靳道。

    宋悠然数了数,右边隔壁第二家,不正好是她另一边隔壁的铺子吗,真是巧啊。

    “这会不会不太好?那你怎么办?其实我不一定非要这边的,换个地方也可以。”如果没有其他好选择,那就用本身的铺子也行,三百平,上下两层加起来就是六百平,也不算小了。

    “没什么不好的,我可以找其他地方,但是你估计就很难找到合适的了,要说开店,其他地方都比不上名恒商业区。”

    实地看过后,宋悠然也觉得很好,不太想放弃。

    “那太感谢了。”

    “没事。”唐靳客气道,他看了宋悠然一小会儿,突然问她:“最近怎么样?”

    宋悠然一怔,“挺好的,学长呢?”

    “我也很好。”唐靳踌躇片刻,“我一直没有问过你,元曦之前突然失去记忆,和你是不是有关系?”

    宋悠然抿唇,“是。当时他一直纠缠我,我就用催眠术将他催眠了,洗去他脑海中关于我的记忆。”

    唐靳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当时他忘了你,还把我给吓了一跳,去医院做过不少检查,都没查出结果来。”

    “这……”宋悠然有些尴尬,“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这么做的,毕竟他……实在……”她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难缠?粘人?好像当着他哥哥的面,怎么形容都不太好,干脆沉默了。

    唐靳却道,“我知道,元曦那个性子,确实有些固执了。”

    宋悠然十分赞同地点头。

    不过很快,唐靳的下一句话就让她笑不出来了。

    “悠然,你这种洗去记忆的方式会不会有突然恢复记忆或者受到什么刺激而恢复记忆的时候?”

    “唐学长,你问这个做什么?”宋悠然心里不由提了提,唐靳该不会是想帮唐元曦恢复记忆吧?

    唐靳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你不用多想,是元曦,最近似乎察觉到什么,一直在暗中调查关于你的事情,有段时间了。”

    宋悠然,“……”

    “家里的人都很担心他,你也知道,他这些年一直没有合适的女朋友,也不知道到底要找个什么样子的,万一他想起来了,又开始钻牛角尖,恐怕没人能制止得了,所以我们只能暗中斩断他调查的消息网。”

    “世界上没有万能的东西,包括我的催眠术,就算是我师叔和林衍教授也不能保证,所以,唐学长,请你多多费心,让令弟早日脱离苦海,我会很感谢你的。”宋悠然这番话说的异常真诚。

    唐元曦,“……”

    ……

    某处繁华的小区高层。

    唐元曦抱着一大堆通过朋友同学各种渠道调查来的消息,一张纸一张纸地看。

    手里照片一大摞一大摞,毫无例外是宋悠然的。

    他越看,神色越迷茫,越看脸色越难看,脑海中时不时闪过的片段,让他整个人陷入煎熬中。

    宋悠然。

    宋悠然。

    这个名字第无数遍从他脑袋里响起,像一个无可救赎的魔咒,一遍又一遍。

    他不记得这个人,应该感觉陌生的,可是为什么总是好奇,总是忘不掉。

    最后,形成了死循环。

    隔日。

    张妈喊宋悠然下楼。

    “太太,有你的电话,是唐家的表少爷唐元曦,约您出去,说想见您一面。”

    宋悠然想也不想,直接让张妈挂掉电话。

    “不去!”

    开玩笑,明明知道唐元曦可能会恢复记忆,她还去招惹他,那不是傻吗。

    之前唐元曦不顾一切天天缠着她的那股劲儿她可是还记得呢。

    张妈有些为难,“可是……唐少爷说非要见到太太不可。”

    宋悠然绷着脸,“张妈,他非要见我,不代表我一定要去见他,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觉得单独去见一个没多大交集的男人,合适吗?”而且这个男人和殷越泽还是情敌,不过这点张妈应该并不知晓,不然她不会上楼喊她。

    张妈表情一凛,“我明白了。”

    她找理由回绝了唐元曦,唐元曦却并不甘心。

    他找人想方设法打听到宋悠然的电话,亲自和她讲。

    宋悠然看着略微熟悉的号码,还是从强大的记忆里得知,这是唐元曦的手机号。

    冷着脸看了一会儿,挂了,并且拉黑掉。

    唐元曦再打的时候,已经不通了。

    他紧紧盯着那串手机号,一直沉默着。

    ……

    宋悠然如愿拿到了紧邻的另一个商铺所有权,请专业装修人士装修起来,很多装修点子,都是她亲手设计的,别具一格而富有亮点。

    打通后的两间商铺更加宽敞明亮,其中一面墙壁完采取镜面设计,结构扩大了一倍不止。

    正在装修店铺的时间,宋悠然开始筹备招聘需要的员工了。

    别的还好说,主要是心理咨询机构,一定要有相关专业的专业人士来坐镇。

    思来想去,她找了白御溪,当然她也觉得白御溪这么大一尊神,在她一个小小的心理咨询机构有些大材小用,浪费了。

    所以她也只是先询问白御溪的意见。

    她既然开口了,白御溪自然是直接答应。

    宋悠然有些不好意思,因为白御溪留下不但限制了自己的发展空间,而且她也没法给他开太多的工资。

    白御溪听了却是直接笑出来。

    “悠然,你以为我留下是为了你那点工资吗,我一直想找个地方定下来,以前在芜都就是心理医生,现在就当是回归职业了。”

    宋悠然心里的愧疚感稍稍少了些。

    “那师叔就安心在云城住下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白御溪笑了笑,“我平时要顾着茉茉,也没什么时间出任务了,一出远门她就闹脾气。”

    宋悠然莞尔,“小茉病情怎么样了?”

    “比以前好很多了。”白御溪道。

    “她恢复的很快,还是师叔有耐心。”宋悠然听说白御溪是在君茉十六岁遇见她的,现在君茉也有十九二十的,两人一起经历了三四年的时光,君茉也从最开始严重的自闭症恢复到现在的程度,要是换作宋悠然自己,都不一定有这么大的耐心一直耗着。

    白御溪目光柔和,提及君茉,整个人都是温润的,像融化了冬天的冰雪,整个世界春暖花开。

    “她自己也很乖,一直配合。”

    宋悠然笑而不语。

    有白御溪在,最起码专业技术导师这块就不用担心了,其余的找几个杂工,加上自己应该也够了。

    一切安排妥当,宋悠然从店铺离开,一出门,就见店门口站着一个人。

    唐元曦。

    宋悠然面无表情地装作没看到路过,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手臂。

    “殷太太,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宋悠然推开他抓住自己的手臂,“不好意思,我没有事情想和你讨论。”